律师文集

律师QQ二维码
北京家理离婚律师事务所 > 子女抚养 > 北京孩子抚养权律师|恩爱夫妻因琐事反目,为女方争得双胞胎抚养权 >

北京孩子抚养权律师|恩爱夫妻因琐事反目,为女方争得双胞胎抚养权

分享到:0

  案情简介

  原告:许女士

  被告:沈先生

  原告律师:李婧德律师

  许女士和沈先生均是北京本地人,又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两人从大学时代相识相恋,感情一直很好。毕业四年后,许女士和沈先生领证结婚。许女士家在二环边有两套房子,沈先生家在五环外的郊区也有房产,夫妻俩没有立即购买婚房。

  结婚后,考虑到许女士家在市中心,两人婚后就住在许女士父母的房子里,与父母同住。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沈先生和岳母常因家庭琐事而发生争执,后来一度对岳母态度冷漠,还经常向人数落岳母的错处,两人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但是为了家庭和谐,沈先生和岳母都在容忍迁就。

  许女士婚后一直没有怀孕,后经医院诊断,患有原发性不孕症。为了生育,夫妻俩决定采用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术来辅助生育,后于2015年成功受孕,许女士于2016年3月生育龙凤胎沈小弟和沈小妹。孩子出生后,沈先生和岳母的关系没有得到缓解,两人的矛盾也影响到了夫妻的关系。

  孩子刚过周岁不久,许女士发现沈先生和家里女租客在微信上暧昧地聊天,夫妻俩发生争吵,沈先生摔门而去。沈先生后来曾经回来过,但许女士要求其道歉,沈先生再次摔门离开。离开后,沈先生对妻子、孩子不闻不问。3个月后,许女士找到我们,委托我们代为提起离婚诉讼,底线是一定要保住龙凤胎的抚养权。

  据许女士透露,夫妻俩于2015年3月在平谷区购买了一处房产,向许女士母亲借款36万余元支付首付款,并使用公积金贷款80万元。起诉时,该房产的产权证还没有下来,夫妻俩已经归还了许母18万余元欠款。

  办案经过

  许女士第一次来所咨询时,就坚定地办理了委托手续。李婧德律师了解到案件的完整情况后,发现许女士和沈先生感情基础很好,又育有一对年幼的龙凤胎宝宝,因此主动当起了调解人,并结合自己的办案经验,建议夫妻俩外出租房居住来淡化沈先生和岳母的矛盾,好好经营小家庭。沈先生表示愿意与许女士外出租房,但许女士提出沈先生必须先向自己的母亲道歉,她才能重新接受丈夫。沈先生坚决不肯,许女士提起离婚诉讼。

  在法庭上,沈先生非常爽快地同意离婚,许女士对其失望至极。在庭审中,法官明确说即使不满两周岁的孩子,判决的话也只能是一人一个。许女士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龙凤胎的抚养权,李婧德律师积极与沈先生协调,通过抚养费数额的妥协换来了男方在抚养权上的让步,为女方争取到了龙凤胎的抚养权。在庭审过程中,李婧德律师抓住沈先生在法庭上赌气说“不要房子,也不还贷款”的话,引导他在庭审笔录里明确放弃房产的一切权利,让许女士在离婚后财产纠纷中获得房产且无需支付男方折价款。

u=366048418,1399460242&fm=11&gp=0

  案件结果

  本案经调解结案。龙凤胎沈小弟、沈小妹由许女士抚养,沈先生每月支付4000元抚养费;离婚后双方自行解决居住问题。

  家理律说

  在这个案件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孩子抚养权。两人的龙凤胎孩子刚过一周岁的生日,许女士想要龙凤胎的抚养权,但是法官表示判决的话,只能是父母一人抚养一个孩子。在这里,有两个法律问题需要解决:一是龙凤胎是否应该全部判归一方抚养;二是两岁以下的孩子一定会判给女方吗?

  一是双胞胎是否应该全部判归一方抚养。根据现有的双胞胎研究成果显示,双胞胎子女的成长具有特殊性,彼此依赖程度较高,共同生活比分开生活更有利于双胞胎的身心健康。因此,从满足孩子成长需求的角度来说,双胞胎孩子判归一方抚养是更合适的选择。但是,在一些父母对双胞胎抚养权争议比较大的案件里,法官出于自身职业风险、社会稳定等因素考虑,一般还是会将双胞胎分开,由父母双方各养育一个孩子,以尽快定争止纷。从我们的办案经验来看,如果父母双方不能达成一致,需要法官判决的话,无一例外是父母一人抚养一个。

  二是两岁以下的孩子一定会判给女方吗?我们知道,《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权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明确规定“两周岁以下的子女,一般随母方生活”,除外情形包括母亲患有久治不愈的传染病或者其他严重疾病,有抚养条件不尽抚养义务以及其他原因。在本案里,我们的当事人许女士并不存在除外情形,龙凤胎孩子未满两周岁,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这两个孩子都应该判给女方。

  但是,在庭审中,法官明确表示判决的话只能一人抚养一个。对法官的表态,我们其实有心理预期。《婚姻法》第36条第三款规定“离婚后,哺乳期内的子女,以随哺乳的母亲抚养为原则。哺乳期后的子女,如双方因抚养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达成协议时,由人民法院根据子女的权益和双方的具体情况判决。” 哺乳期是指母亲产后用自己的乳汁喂养婴儿的时期,就是开始哺乳到停止哺乳的这段时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母乳喂养至孩子两岁。为了更好地指导抚养权归属审判的工作,最高人民法院以合理科学的母乳喂养时间为依据,进一步明确“两岁以下的孩子一般判给女方”。但是,这条意见其实是对《婚姻法》第36条第三款的解释,我们适用这条意见时不能脱离原法条,即哺乳期子女应判归女方,但是哺乳期后的孩子没有这个限制,要看父母哪方抚养条件更优。所以,两岁以下的孩子不再接受母乳喂养了,已经不再是哺乳期内的子女,法官并不一定要判给女方。

  为了帮助许女士获得龙凤胎的抚养权,我们在庭审中及时调整了应对策略,积极配合法官组织的调解,通过主动降低抚养费,最终为许女士争取到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案外说案

  从校园恋人到亲密夫妻,原本幸福的家庭因日常琐事而分崩离析。在前期沟通到离婚诉讼法庭上,男女双方始终置着气,沈先生甚至因法庭上一句“不要房子,也不还贷款”的气话,丧失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半房产权益。在我看来,这对夫妻因互相赌气、拒绝沟通而丧失最宝贵的东西,其实是他们原本幸福的婚姻。

  纳兰容若有诗云,“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爱情和婚姻最初的模样是何等美好,以至于我们时过境迁后依然深深怀恋,但是很多原本美好幸福的婚姻却不得善终、惨淡收场。那些选择离婚的夫妻,他们或者有人聊骚出轨,有人家暴动粗,但是伤害爱情和婚姻的只是这些世俗意义上的犯错者吗?当年文章爆出婚内出轨的绯闻之时,妻子马伊俐一句“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珍惜”看似云淡风轻,但是说尽了涅槃背后的痛苦和辛酸。婚姻最初的样子是美好,但是也很脆弱,需要两个人用心收藏、妥善安放、细心培育,让婚姻始终就如同当初的美好模样。

cache
Processed in 0.029461 Second.